她低下头悄悄说道

  我们背着旅行包顺着江边向前走,边走边拍点美景,美好的东西,我们总是忍不住想多看两眼,生怕错过了哪些东西。橘子洲上的游客很多,尽管是晚上,游客是反增不减,我想正是因为这美景才吸引了众多的游人前来游玩。这也不由得我想起了周国平老师曾经说过的一段话“人怕出名,这风景也怕出名。人一出名,就不再属于自己,慕名者络绎来访,使他失去了宁静的心境以及二三好友相对而坐的情趣。风景一出名,也就沦入凡尘,游人云集,使它失去了宁静的环境以及被真正知音者赏玩的欣慰。”我本是一个不爱太过热闹的人,我比较喜欢清静的生活,不愿被一些无关的人或事所打扰,怎奈何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很需要与人打交道,不与人交流的结果只能使我们的生活寸步难行,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需要更多的“修炼”才行。我们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前方有什么更加奇幻的景色在等着我们,此刻的我只是想静静地走完这段路,就当是释放自己长期以来积攒在体内的负能量。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感到有点累了,就坐在江边休息,迎面吹来的江风使我感到丝丝凉意,这样的感觉真好,我仿佛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一切还是那样的美好!在休息的时候,我和同学聊了会天,什么都聊,聊我们各自的梦想,聊我们未来的生活,聊我们现在的处境,聊各自的家乡、朋友……反正有什么就说什么,这也是我们旅行中额外的收获。我想,两个人要想深入了解对方,一起结伴旅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旅行中,我们可以相互发现对方身上的优点与缺点,进而互相取长补短,各自改进,互相磨合。人们总是在这样的交流中才互相认识,了解,也因此我们这个世界才有了朋友、爱人这样的字眼。我想,还有什么比两个彼此信任的人坐到一起互相畅谈人生更有意义的事呢?这样的思想交流带给我的收获要远大于这美丽的景色,我很珍惜也很享受此刻,在这里我只想表达一个信念:在义与利之外,还有一种更值得一过的人生。这个信念将支撑我度过以后所有艰难的岁月。

  说起乌饭节,人们便会想起目连救母的民间故事。目连的母亲因故被阎王打入十八层地狱。出于对母亲的孝敬,目连叩求到地藏王所赐能打开地狱之门的如意杖,给母亲送饭。目连每次送给母亲的白米饭,都被看守地狱的恶鬼抢去吃了,母亲经常挨饿。为了不让母亲饿肚子,目连翻山越岭,遍尝百草,发现一种汁液发乌的树叶,清香生津,提神开胃。因其煮成的糯米饭,虽然颜色发黑,却十分可口,所以目连煮成乌饭,送往狱中。恶鬼见饭乌黑,不敢吃,只好给目连的母亲吃。从此,目连的母亲就不再饿肚子了。目连为使母亲摆脱地狱之苦,一心向佛,苦心修炼,终于感动了佛祖,使母亲得以复活。目连终于和母亲重新团聚。千百年来,人们一直被目连救母的孝心所感动,便在目连第一次为母送饭的农历四月初八(也是佛诞日)煮乌饭吃,并把乌饭叫做“孝饭”。

  望断天涯,你终是一份无缘的眷恋。望穿秋水,你终是一份无份的情缘。无论你在哪里,都会有我不变的牵挂。这份缘分或长或短,或起或灭。我都会珍藏于心间。不变的是誓言。执着的爱恋。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你若此生相守,我必一生相依。你若真情无限,我必坦诚相待。你若爱恋依然,我必痴等万年。

  流年似水,我已走过了二十多年的脚步,竟是如此匆匆!回顾的瞬间,细碎的想念,那一幕幕情景让我思潮翻涌!最难以忘记的几件事,触动了我心深处。

  那天晚上跟男朋友分手,从他家里跑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一头流浪狗瑟缩在天桥下面。它全身湿透,样子很可怜。她把它抱了回家。从此以后,她跟狗相依为命。

  400字美文摘抄由美文亭收集整理,欢迎阅读欣赏。 文段一:宁静的秋天 金黄的树叶,落叶的叹息。宁静的秋天,静得让你感到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真是静..。

  我从小到大,从未看见家人用心百分百给予家庭的任何一个成员万千宠爱一生。今天,却除了它,新加入的家庭新成员,苗苗公主。这听起来,好了不起。

  漂泊了这么多年,也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一如,生命中的聚散无常,那离合悲欢总是不能自主的安排。到最后还是一个人背负着酸甜苦辣,经历多了就淡了,淡了也就慢慢的爱上了那份孤单,爱上这一个人的时光…&hellip?

  当那一阵和煦的风拂过我的右耳,我听见了远处的呼唤,带着海水的细腻滋味,让我心静。而当我放下手中的海螺,面朝大海,向它轻声问候。

  没有男人的日子,她把她的爱全都放在那头狗身上。它是她唯一的依伴。幸好有它,她才没有那么孤单。她刚从男朋友家里走出来就碰到它,她深信这是命运的安排。

  有人说,孤单是种慢性的毒药,吃多了会上瘾,久而久之便会把心扼杀在寂寞的空间里,再也走不出来。也许吧!也许习惯了孤单,麻木了寂寞,就会跟它们成为了天长地久的朋友,它们会住进骨髓里,溶在血液中,时不时的敲打心门,最后变成潜在的本能。

  也许,我们“脚下”的事太多太多,但“脚下”的事做得再多也代替不了对星空的仰望。仰望星空,是追求、是理想、是抱负、是作为,是把自己与国家和未来联系在一起。即使掉进“坑里”,被人取笑,也痴心不改。

  事实的真相并不是这样的。在我们的上一代以前,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嫁人和去生孩子。好女孩的一切都是为了准备将来的婚姻,而结了婚以后,好妻子和好母亲的传统定义就是——放弃你自己心里一切的好恶,从今以后,只能以你亲人的好恶来决定你一生的方向。

  金先生教逻辑。逻辑是西南联大规定文学院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班上学生很多,上课在大教室,坐得满满的。在中学里没有听说有逻辑这门学问,大一的学生对这课很有兴趣。金先生上课有时要提问,那么多的学生,他不能都叫得上名字来,——联大是没有点名册的,他有时一上课就宣布:“今天,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回答问题。

  当童年的天真少年的欢乐青年的向往在成年的碌碡下一次又一次地碾压后,壮年的手捧起的往往是深重的叹息或是秕薄的谷粒。

  我想用一个比喻来说明问题。现在的中国就像一个巨人突然出现在世界的闹市区,周围的人都知道他走过很远的历史长途,也看到了他惊人的体量和腰围,却不知道他的性格和脾气,于是大家恐慌了。阐释中国文化,就是阐释巨人的性格和脾气。如果我们自己的阐释是错乱的,怎么能够企望别人获得正见?

  九月份的某一天早上,幕琪和爸爸提着一大箱行李气喘吁吁地走到图书馆门前的广场——新生接待处。那时的幕琪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小丫头,看着眼前这个秀气的男生,她低下头悄悄说道,学长。学长,我学经济管理。

  远远低,看到亭子,走到跟前,湖水荡漾。夏天的清晨,阳光适宜,风儿暖和。鱼儿在湖水中游来游去,红彤彤片片。湖边长的水草伸出脑袋,微笑着。树上的鸟儿飞过,短树枝掉进了湖水里,荡起湖水一圈一圈。鱼儿争相来找食,打破了静静的湖水。水的清澈,荡起水香,掺着花香,扑面而来。

  二十四五岁,我想有空多陪陪家里的老人。古时孝经讲家有老不远行,看来我算得上不孝之子了。我的梦在漂泊,家人的梦却在安稳。我们总说着来日方长,可是一不留神就会变成稍纵即逝。如今我正年富力强,而父亲却是风烛残年。本来相依为命,如今却各自天涯。生活几许无奈,只希望闲暇可以多陪陪老人。

  少时,小雨随风而至。倾时,云水之巅,清风细雨,烟雾迷弥,翠玉轻翻,红粉留痕,氤氲的莲池瞬时漾起一行行醉人的音符。“蕊中千滴泪,心里万条丝。”滴滴细雨,悠悠情思,那淡淡风痕处,款款崖暖时,你可晓莲花她已处处开?氤氲烟雨中,毓秀淡雅刻,那你又可懂迷离了谁的清波凝眸?馨香的花瓣,百年的凝望,千年的等待,“荷花频频,杨柳依依”,“三生两会,两世相逢”。既然,山和水可以彼此相忘,星和月可以流光相皎。风华只是一指流沙,苍老只是一段年华。那么,心儿在您的世界,您的天空可真的有我?

  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约好要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散失,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

  陌生了,我不惧怕陌生,那是我用心丈量过的地方,我像一个孩子一样憧憬着,好奇着,我把心折成一只小小纸鹤穿山越水地飞过,飞向陌生而又遥远的地方,而我终将行去。

  虽然早已看透 那岌岌可危的天上人间 却也免不了再伤一次的五脏俱裂 毕竟我的卑微 只能换来垂怜 嘲弄污蔑 不知道还剩几分尊严...[阅读全文。

  如烟的心事,落在眉间,是心底深处的柔软。昔日欢,今夜念,几多留恋落心田。沉寂些许残心,留得句言断章。回首往事,日子里竟全是斑驳的光影。记忆的屏障,曾经心动的声音已渐渐远去。黑夜如斯,徒留一行行泛着悲伤文字轻轻地流遏,静静地蔓延。那些浓墨的心迹,像初夏的繁华沉淀为一轮安静的弯月。

  在秋雨里,淋湿了我的心情,淡淡的凄凉,淡淡的忧愁像薄纱般蒙住心灵。远去的路依旧在脚下纡回,纡回在记忆与未来之间,我用现实承担着它们的负重,却平衡不了它们的平行,现在,交接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现在,挽留不了过去远去的步调,现在,却不断的吞噬这未来,未来不断的被现在,时间在流转,我阻止不了你的变化,所以我宁可把泪交给秋风去读,它懂得最多,理解得最透…&hellip。